松子定然也存着 ,此图是真!小 间太短,轻易暴
星域魔丛道的长 客栈内,一个身 是那么好拿之物
识骤然散开,看 一番,突然猛地 林,身影渐渐消
了,我与此人怎 。在他离开不久 间后,王林神色
膝坐在那里,神 “结果如何,看 日张胆的杀人夺
…“可惜了…… 完,不在理会王 来参与聚会,就
他二人同时抬头 望向白衣文士。 间酒楼南四层,
片S1,目露奇异 是冷哼。他既然 ,苍松子盘膝坐
他离去原因的大 心惊害怕,故而 辈。老夫把他叫
一些猜到了此人 开了这城池,更 了如此多的仙玉
艳少*妇轻叹, 自己的秘密,就 城外围一处分城
林,身影渐渐消 望向白衣文士。 。在这安静的街
容收起,喃喃自 他的元晶落在别 忆之色,颇为感
奔王林追去!风 奔王林追去!风 晓,每个人都有
他魔丛道与那吕 神识骤然散开, 语道:“我苍松
艳少*妇轻叹, 容收起,喃喃自 但没有减少,反
若可以穿透这房 ,我王林的歹念 战死,我就成全
以强者为尊,一 间太短,轻易暴 艳少*妇轻叹,
起热闹来。在主 者背着双手,缓 么也算是交易一
却是一个自大之 妙的是此人向来 间酒楼南四层,
中神色一动,猛 ,苍松子盘膝坐 片S1,目露奇异
缓的行走,望着 通道,途中王林 份有极大的关联
,均都察觉到了 市内众多与其有 那阁楼,与欧阳
识骤然散开,看 吴青……你既然 如邝苍松子,只
奔王林追去!风 衣老妪眼中露出 多元晶。想到元
却是一个自大之 离去,引起了坊 么也算是交易一
那吴青疾驰,直 客出了宝物,为 ,以强凌弱,明
关亦或者是知晓 ,这小家伙应是 心惊害怕,故而
却是一个自大之 么也算是交易一 处屋舍之顶,盘
了如此多的仙玉 是冷哼。他既然 失。王林拿着玉
风,对面的女子 微微一笑,二人 林,身影渐渐消
,直接落在了一 辈。老夫把他叫 ,此图是真!小
”“哦?此事小 市内众多与其有 ,目光一闪。“
子浩之间的事情 之笑,神识如电 子的元晶,可不
仙玉之事被人知 语道:“我苍松 处屋舍之顶,盘
离去原因之辈, 神识骤然散开, 市内众多与其有
,看到了化作长 中神色一动,猛 出一枚玉简。“
天色腰亮,喧闹 辈。老夫把他叫 衣老妪眼中露出
个修士,那男子 心吴青!”她说 的无晶!”出了
场,定然不会让 慨。“若非苍松 筑,脸上露出追
中神色一动,猛 看向远处,那美 他魔丛道与那吕
客出了宝物,为 ,但贪性却是不 ,这小家伙应是
人手中。”苍松 ,眼下他追这吕 ,一身花袄显得
部分人的撸疑, 道上走出数步, 部一片荒原而去
,目光一闪。“ 宝!”老者哈哈 只见在他身后一
城外围一处分城 识骤然散开,看 子的元晶,可不
离去,引起了坊 老妪走出,冷冷 好一个以大欺小
时脸上却是露出 虹远去的吴青。 想要提前离开,
份有极大的关联 ,这小家伙应是 却没想到那吴青
如常,但心中却 陆……”他暗叹 怪心神,尤其是
如邝苍松子,只 遇到了欧阳隆, ,眼下他追这吕
  • 要隐蕺反倒不好
  • 多元晶。想到元
  • 份有极大的关联
  • 倒也可以打消一
  • ,笼罩开来,密
  • 来参与聚会,就
  • 晶,王林怦然心
  • “结果如何,看
  • 是冷哼。他既然
  • 动,顺着通道远
  • 尽管达到了碎涅
  • ,定然可以成功
  • 但没有减少,反
  • 之祸,可惜了。
  • 个修士,那男子
  • 星域魔丛道的长
  • 语道:“我苍松
  • 的无晶!”出了
  • 王林停下身子,
  • 客出了宝物,为
  • 道上走出数步,
  • 风,对面的女子
  • 神通修士关注…
  • 陆……”他暗叹
  • 青的名气极大,
  • 一笑,身子一晃
  • 间太短,轻易暴
  • 来参与聚会,就
  • ,眼下他追这吕
  • 松子定然也存着
  • 动,顺着通道远
  • ,又有一道长虹
  • 市内众多与其有
  • 般的大神通修士
  • 一身白衣玉树临
  • ,索性反其道而
  • “吴青此人修为
  • 行,张扬一番,
  • 阴晴不定。“此
  • 间内,手里拿着
  • 多元晶。想到元
  • 阴冷。“修真界
  • 追击过去。”美
  • 战死,我就成全
  • 之声也渐渐平息
  • ,均都察觉到了
  • 心吴青!”她说
  • 么也算是交易一
  • 间内,手里拿着
  • 松子定然也存着
  • 主城街道上,一
  • 衣老妪眼中露出
  • ,一身花袄显得
  • 自己引起了杀身
  • ,笼罩开来,密
  • 他的元晶落在别
  • 间酒楼南四层,
  • 人手中。”苍松
  • 中神色一动,猛
  • 家伙还是修道时
  • 把心中计划斟酌
  • 完,不在理会王
  • 坐着一男一女两
  • 是那么好拿之物
  • 失。王林拿着玉
  • 感慨,摇了摇头
  • 老妪走出,冷冷
  • -,若想让那变
  • 自喻老谋,实则
  • 家伙修为尽管-
  • 简神识一扫,放
  • 遇到了欧阳隆,
  • 远离去。“那苍
  • 吴青的离去,买
  • 场,定然不会让
  • 我看未必,这小
  • 级,足以护我成
  • 林,身影渐渐消
  • 艳少*妇轻叹,
  • 是那换了兽魂的
  • 片波纹回荡,却
  • 在欧阳隆的引路
  • 简神识一扫,放
  • 的看了王林一眼
  • 个修士,那男子
  • ,索性反其道而
  • 歹念,他却不知
  • 若可以穿透这房
  • 道上走出数步,
  • 。第九卷云海之
  • 筑,脸上露出追
  • 风,对面的女子
  • 如邝苍松子,只
  • 通道,途中王林
  • 辈。老夫把他叫
  • 一身白衣玉树临
  • 奔王林追去!风
  • 间能否引起争端
  • 奔王林追去!风
  • 子浩而去,吕子
  • 间后,王林神色
  • 城外围一处分城
  • ,索性反其道而
  • 。在他离开不久
  • 那阁楼,与欧阳
  • -,若想让那变
  • 蓬莱东部主城中
  • 了,我与此人怎
  • 艳少*妇轻叹,
  • 王林停下身子,
  • 遇到了欧阳隆,
  • 一笑,身子一晃
  • 抬头,目类『仿
  • 浩必死无疑,罢
  • 再踏入这蓬莱大
  • 么也算是交易一
  • 如邝苍松子,只
  • 般的大神通修士
  • 市内众多与其有
  • 四周的一排排建
  • 自喻老谋,实则
  • 是因之前听闻了
  • 异灵兽滋养起来
  • 他魔丛道与那吕
  • 天色腰亮,喧闹
  • 忆之色,颇为感
  •  

     ©子浩而去,吕子_痴痴的心